金刚狼

2022-03-24  00:20

474 5 2801

过度防疫的毒可能比病毒还毒(被删版)

image

(本文初稿写于2022.3.22下午,3.23晚上定稿推送到公众号,但刚发布出去后马上就被删了。)



过度防疫的毒可能比病毒还毒

文/金刚狼



为了保障帝都北京的正常运转,近期,紧邻北京市中心的河北燕郊地区一直处于严格封控状态。燕郊住着几十万在北京上班的打工人,他们每天要跨越省界异地通勤。持续封控导致很多人无法工作,甚至陷入失业、破产危机。昨天网上还传出了有人因生计问题跳楼自杀的新闻。


这已经不是首起因过度防疫而导致的悲剧了。


我还清楚地记得,去年因为连续爆发疫情,云南瑞丽市几度采取封闭严管措施,多次封城,进行了几十轮无休止的全员核酸检测,地方经济停摆达半年以上。因为长时间不能复工复产,导致很多民众生活困难,不少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崩溃了,网上也多次传出过有人跳楼的信息。连后来解封后的重启也非常乏力,因为地方产业被长期封控打击得太严重了,不是一下子就能恢复得了的。


因封控的副作用而死的人都是不幸的受害者,他们死于缺乏财务援助机制的过度防疫。受害者的损失是“集体保障”背后的“个体代价”。这些跳楼事件的责任人,其实是认为封闭严控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每一个人。


封控时间如果很短,大家靠忍字诀也就过去了,反正大家原本做人就是靠忍,不论正常反常,都是要夹着尾巴做人地忍着。但是,如果不幸遇到持续很久或反反复复的封闭严控,那肯定会造成大面积的财务危机,甚至导致许多人抑郁、崩溃、自杀。


跟上一代人普遍性的高储蓄不同,现在很多家庭和个人日常都是负债度日,长年供着房贷、车贷。再加上没有相应的福利保障,很多人家里并没多少余粮,寅吃卯粮也是常态。所以,很多人财务上的抗风险能力特别低。一旦稍有风吹草动,就很容易面临生存危机。


我老家泉州近期由于疫情反复,防控政策特别严。前两天,泉州下属的晋江市某工厂区进行集中检测,因为人多,造成场面混乱、失控的视频传遍了全国。我想,除了基层组织不力外,更大的因素可能还在于这些厂区有数量极为庞大的劳动者,他们想赶紧检测、赶紧证明自己的健康码是绿码,如此才有资格继续进厂上班,继续卖命挣钱。


这些靠高强度出卖体力为生的劳工,没有体制赋予的有效福利保障,你要让他们停止工作,但却没有配套的经济援助,那他们可能真的会受不了。底层人本来就是靠个人拼命工作才能维持正常生活,如果封闭严控到不能正常工作,时间稍微久一些,例如几个月不能出门做事,那可就真的是要了命了。


最近,我自己也因为防疫而陷入了财务危机。


我有一个独自经营的小出版公司和一个小网店。我主要的收入来源都来自和一些网店的合作,平日要通过河北涿州的大仓库向几家网络书店客户批发图书;也会从北京的日课书房直接给读者发一些零散的快递。日常生活尚可维持。


由于受封控影响,公司近期的销售数据直线暴跌。公司最重要的一个天猫客户就在封控区,他已经被封门了半个多月,啥书都发不出去,顺带着连之前的账款都无法结了。另一个大客户的库房在天津,最近也没有物流敢往那边送货,因为司机怕去了之后回来就要被强制长时间隔离,那工作就全废了。


连我在办公室直接发快递的自家淘宝店,近期订单量也减少了大半,最近这一周更是跌到几乎没有订单的地步。有时候已经寄走的快递还会半路被退回,因为疫情防控导致无法送达。我今天和取件快递员的微信聊天界面上,最新一页显示着连续三天的“今天不发”、“今天不发”、“今天不发”。不知道明天会不会又是一个令人崩溃的“今天不发”。


这是我北漂十几年都未曾遭遇过的财务危机。


image


我本来以为,电商行业相对实体店来说,受疫情的冲击会小很多,但是最近由于疫情四起,到处封锁,无数大中小城市都成为了中高风险疫区,导致很多地方的快递都停运了,还能走快递的地方也没了时效保证。受财务下滑的影响,很多人的消费欲望也被抑制了,大家都特别自觉地勤俭节约,能不买的东西就尽量不买了。很多网店的营业额也自然就大幅下滑了。


我个人的情况惨淡至此,不敢想象全中国有多少人跟我一样,甚至比我更差。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。


病毒和过度防疫的毒,到底哪种更毒?我很担心,没有败给病毒的人们最后可能会败给过度防控的毒。人们出去干活时运气不好可能会传染上病毒,带来不确定什么程度的健康伤害;而长期封控一旦妨碍了社会的正常运转,肯定会成为摧毁底层民众生计的致命炸弹。


然而,在层层施压的权力恐惧下,地方官员们就像是在末日逃生一样,各种不择手段的围追堵截,“宁可错杀不可放过”成为了防控的主导思维,各地政策恨不得都层层加码。就这样,在防疫的掩护下,民生成了政治正确的“代价”。这样一来,只要有疫情出现,为了头顶的乌纱帽,地方上出现过度防控政策几乎是必然的结果。


这个病毒目前观察到的趋势是传染性挺强,但毒性越来越弱,死亡率也越来越低,但是所有人肯定都要为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成本买单。


那个燕郊普通打工人的跳楼视频,让我不胜嘘嘘的同时也在想,很多中国人太善良了,甚至到了卑微的地步,出了问题除了埋头自救,就是抑郁、自虐甚至自杀,而很少去做社会角度的追责。从网上传播的不少相关短视频来看,跳楼已经成了底层人士生活无法维系时常见的可悲选择。他们没钱吃饭时不敢指望政府的失业金和封控补助,也不敢奢望谁帮他养家糊口,他们卑贱得只敢希望早日恢复正常的工作、生活,可以继续养活自己和家人。


这几天,还有个相关的视频是,一个封控区的市民对着防控人员语无伦次地喊着“我要养家糊口”,“我要工作挣钱”。另一个类似视频则是市民在防控隔断墙下集体喊着“解封”的口号,并和防控人员起了小冲突。这些视频说明,虽然中国人特别能忍、特别听话,但是如果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他们还是会站起来为自己发声的。


image


营生,是人之为人的天然权利。一个正常人但凡四肢健全、头脑正常,都应该为自己的生计负责,有家有口的人更都有养家的重大责任,这个责任必须由自己承担。


如果你要剥夺别人自己出门营生、养家糊口的天赋权利,除非你完全负担起他们的生计,那还勉强说得过去。也就是要有足够的公共福利支出或者公益援助补偿他们的损失,包括协助免除或者延缓债务等,以此来作为要求他们配合防疫政策、放弃出门营生的交换。否则,任何人都没有权力阻断他人的活路。


当年,大革文化命闹得厉害的时候,很多地方连自行外出乞讨都是违法的,而乞讨也不过是一种不得已的营生。那时没有领导的“出门条”,无论你出门干什么都是违法的。


“哪怕你饿肚子也得饿死在家里”的年代离我们并不遥远。现在很多地方依稀又回到了即便破产也不许出门的状态了。你会希望自己天赋的生存权像大革文化命时候一样,被没有补偿方案的集体决策随意剥夺吗?


我希望那些已经严重影响工作、生活的封控尽早结束,也期待被疫情防控严重打击的人们能得到足够的救助,他们是集体决策的牺牲品。


如果有人坚持认为,“少数人”的牺牲是集体防疫不可避免的“代价”,那么我建议,至少给予防控牺牲者足够的补偿,这是做人的基本道义。否则说轻点是耍流氓,说严重一些就是多数人的暴政了。


上一篇

拥抱我!爱我!


关于日课

举报

  • 木毅   2022-03-27 07:32:50

    只能有一个声音的必然结果,也是走不出黄炎培怪圈的根本原因

  • 木毅   2022-03-27 07:31:36

    这个国家从来没有从“运动”暴政中走出来过,无论是文 革之前的各种运动,还是文 革本身,以及后来的各种严打、计划生育、防疫等等。想想山东那个为了完成计划生育 实施百日无孩政策,是不管第几胎,不管几个月,统统打掉,这已经不是暴政了,简直是灭绝人寰。所不同的是,过去的运动或许还是纯粹的政治运动,现在是防疫有可能是官 商 勾 结的政商合流的暴政加剥削。如有必要请删除此评论。

  • 竹林   2022-03-24 06:39:59

    泱泱大国,必有体制疏漏,但愿悲剧不再,期待亡羊补牢!

  • 李大   2022-03-24 02:27:17

    多了几个感染者,当官的要撤职。老百姓活不下去跳楼,跟当官的不相干。上面的考核指标是指挥棒。

  • 四季风   2022-03-24 00:42:12

    哀民生之多艰!

  • 毛毛菲   2022-03-24 00:34:24

    哎。。。